追蹤
新港教會的部落格
關於部落格
這是台東新港教會的部落格,教會鄰近新港漁港、三仙台等觀光景點,更備有住宿場地,歡迎大家來坐喔!
  • 325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抓緊神的杖

前言
        小時候老師如果邀請同學到台上時,大家會搶著舉手,但漸漸長大之後,我們卻愈來愈不敢了。因為我們愈來愈沒有自信,愈來愈害怕做錯,總是覺得要準備好才能去做,但,靠著我們自己,真的有準備好的一天嗎?


聖經
        上帝呼召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,即使祂已表明祂是創始成終的主宰,也會與摩西同行,但摩西還是有許多顧慮,而對上帝的呼召感到害怕畏縮,因為這時的摩西隱身匿跡四十年了。但當摩西向上帝訴說他的惶恐後,神只問:「你手裡拿著的是什麼?」原來摩西手裡緊握的是象徴牧羊人的手杖。手杖除了代表他的專業身份外,也是他收入的來源,更是他引導羊群、擊退野獸的工具。換言之,那是摩西所能掌握的安全感。耶和華說:「丟在地上。」不是放開手,讓手杖自動滑落,而是主動的仍到地上。拋開一切,讓上帝自己來掌權。當摩西把杖丟下時,就變成了蛇,蛇是撒旦的象徴,所以緊握的手杖也是。摩西一看一到蛇就跑開,因為他知道那是危險的。這時,上帝跟他說:「伸出手來,抓住蛇的尾巴。」摩西靠著神的大能而行,蛇就變為杖,這時的杖己不是當初的杖,而是神所賜予的杖。無論我們手裡有什麼,身上具備什麼才能,都不重要。除非我們遵照上帝的吩咐,徹底「棄絕」這些,「丟在地上」,完全獻在祭壇歸給上帝。如此,當上帝再次吩咐說:「拿起來使用」時,我們才能拿著「上帝的杖」來事奉祂。
 
        再來神又說:「把手放進懷裡。」當摩西把手放進懷裡再拿出後,竟然長滿了大麻瘋。大麻瘋是當時最厲害且無藥可醫的病之一,也被社會認為大麻瘋是罪的象徵。從我們的懷裡開始染上大麻瘋,顯示我們每個人都是罪人,也會經歷許多磨難。但當神又吩咐摩西再把手放進懷裡拿出後,手竟己經復原了。這裡上帝顯示了祂是生命的主宰,能讓我們經歷磨難,也能帶我們脫離試煉。唯有交托仰望,才能得著新的生命。神再說:「若這二個神蹟都不相信,也不聽你的話,你就從河裡取些水,倒在旱地上,你從河裡取的水必在旱地上變作血。」水本應該是供應生命需要、滋潤大地的,卻變成了血,使生命流失著。顯示了上帝是全能的神,也是審判的主。這三樣神蹟展現了神的權柄還有神話語的大能,但摩西還是以拙口笨舌的理由再度推辭。
 
        摩西跟上帝說:「上主阿,不,請不要差我。我一向沒有口才,你和我講話以後也沒有改變。我就是一個笨口笨舌的人。」他並不是沒有看見神的作為,而是覺得神同在後自己也沒有什麼很大的改變,也不覺得自己口才突飛猛進,還是那個笨口笨舌的人。上帝再度提醒摩西祂是創造萬物的主,是一切力量的來源。又再度催促摩西說:「你就去吧!我會幫你講話,我會告訴你該說什麼。」這裡很重要的是”行動”,當摩西”看”了這麼多,但還是站在原地,唯有行動中,才能真實的經歷神的大能。但是摩西又再度「心不甘,情不願」的推辭說:「祢願意打發誰,就打發誰去罷」,希望上帝能找更適合的人去做。這次上帝發怒了,神這一路一而再,再而三的給與摩西應許和力量,但摩西卻一直用許多的藉口推託。這次上帝不再給摩西有機會推辭了,他也召了亞倫同行,賜口才給亞倫和摩西,但卻是教導摩西該做什麼,由摩西去跟亞倫說該說什麼。因為原本被授與這個職份的是摩西,而亞倫只是一個協助的同工,而一切的話語是而自於上帝的權柄。而使用上帝所給予的杖,就能行使神蹟。只要我們勇敢的踏出腳步,當我們與祂同行時,祂會供應一切的需要。
 
 

我:上帝呼召不足的我
        我出生在一個基督徒家族,但,這時的信仰,只維繫在星期日早上七點的禮拜,是一個例行公事,對我來說,上帝的存在無庸至疑,但對祂的那種深刻感受,我是缺乏的。在教會中的我,總是安靜的如旁觀者一般,逃避任何的服事甚至抗拒聚會,遑論侃侃而談的分享。大學時離開了家鄉到了台中,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氣,星期日早已不重要了。但就在大一下時的某天早晨,對信仰早已卻步的我,看到了團契網路上的早禱邀請,竟然就莫名其妙的開始了我的早禱旅程,一個無法開口禱告,無法開口分享的人,從這裡開始,看見了上帝的動工,漸漸的軟化了那顆剛硬的心。因為參與早禱,在大二上時,竟被邀請當靈修部同工,當時的我,嚇壞了,一個連禱告都要唸稿的人,竟然要帶領大家一同靈修。驚嚇之後,我百思不得其解,為何上帝要用我,這一個這麼微小的人。記得那時我跟上帝說:「我什麼都不會,如果你要用我,請你自己來裝備我。」相對的,我也覺得自己的能力不足,還沒有準備好要受洗。那時有位學姐跟我說到:「沒有一個人是有能力才受洗的,上帝是看重每個人的心,他喜悅每個到祂面前的孩子。」在團契的生活中,祂讓我明白我被祂深愛著,不需要努力付出,不需要掩蓋自己的罪和缺乏,因為我是祂愛的孩子。大三那年,我決定回應上帝的邀請,受洗成為祂的兒女。這幾年中,透過聖經、團契、教會、學校、屬靈伙伴,上帝不斷的出現在我的生命當中雕琢、磨鍊我,使我的信仰能夠成長,也在服事當中,透過不斷的學習、衝突和挑戰之下,不斷的領受上帝的恩典和祝福。
 
        記得在大四那一年,正在思考未來的方向,有四個字出現在我的腦海中-全職服事。我不禁笑了出來,心裡默默的想著:「上帝你在開玩笑吧!我真的開始認識祢也不過幾年的時間。」畢業後,我選擇到澳洲打工渡假,想用一年的時間,裝備自己、找尋心底的聲音和上帝放在我生命方向。在台灣的我,是一個害怕孤單的孩子,也從來沒有自己一個人在外面吃過飯,卻獨自一人踏上了旅程。在異國生活的這一年,一開始面對許多挫折,徘徊在街頭不知要未來要前往何方,坐在路旁失去前進的方向。但上帝的愛從未離開,一個星期日的早晨,祂帶領我到教會,當我踏入禮拜堂時,Amazing Grace(奇異恩典)這首歌響起,輕輕地喚著我的名字(Grace),告訴我祂一直與我同在,放心的往前走。就這樣,走過了七個城市,一直不斷得在過程中重新學習,不斷得跌倒再爬起,拋開了熟悉的安全感,將自己交在上帝手中。而祂的恩典也未曾斷過,雖然我在異地流浪,但教會是我各地的家,每到一個新的城市,踏進新的教會時,Amazing Grace(奇異恩典)這首歌總是響起,這是上 給我的神 蹟,就如同祂不斷地提醒著摩西一般,祂也不斷地提醒我,全然倚靠祂,祂與我同行。
 
        在前年的九月,我坐在澳洲布里斯本的街頭,那時一年打工度假的旅程已經接近了尾聲。望著來來往往的旅人,有個聲音從心裡發出:「我親愛的孩子,來跟從我吧!!」我驚嚇著反問:「我嗎?怎麼可能!我到現在連禱告都還要寫稿耶!!!」忽然有著太多的思緒湧出,為何上帝要用我,這麼一個微小的人。我期待著上帝給我一個更明確的呼召,但其實心裡很徬徨,即便這一路上祂已經讓我看見了祂的大能與恩典,但覺得如此不足的自己是否真的能夠配得上帝的呼召。在去年的二月的一個禱告會上,上帝是如此回應我的:「我親愛的孩子,勇敢的進入服事,勇敢的成為領袖,不要為自己的身份而感到掙扎。我沒有選錯人,不要覺得自己身份上不夠格。你是什麼樣的人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已經呼召了你,我必與你同在。也不要認為與我不夠視密而沮喪,我是自有永有的神,我知道你的需要,我也要透過你去供應別人的需要。不要對人膽怯,我會賜你口才與行神蹟的手。愛你的天父。」不久後在一個青少年營隊的獻心會上,身為輔導的我臨時被主持人告知要一一為學員禱告祝福。以往的我或許會驚慌失措,但這次的我心中很平靜,將一切交在上帝手中。當每個學員因著禱告而一一流下真誠的眼淚時,我知道,那不是出於我的口,而是上帝親自的動工。
 

我的改變:我如何在新港經歷上帝的供應
        回想與新港的相遇也是充滿恩典的帶領。前年五月時得知了宣教人才培訓方案,便寫信來新港詢問了詳細的內容,雖然那時人在澳洲所以沒有申請,但也透過了一來一往的信件與當時的同工辰榆、炳熹牧師和新港教會以FB搭了橋樑,雖然未曾謀面,但也透過動態消息的流通,而開始稍微了解新港的生活。而與牧師夫婦第一次相遇是在去年一月的神研班,還記得那是一個陽光的午后,在前往宿舍的路上,有人喚了我的名字,由於我記人的能力實在不好,所以當看到這位有點眼熟卻又陌生的臉孔,下意識的說了聲:「牧師您好,好久不見!」還記得那時牧師回了我:「哈哈,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面。」那天雖匆匆一別沒有多談,但後來透過FB有了幾次的交流。過了不久,Sinking Mission 方案要招募新的宣教同工,牧師請我幫忙宣傳,看看有沒有什麼認識的人選適合,看了看簡章,心中的呼召再次被喚起,經過禱告後提出了沈寂一年的申請書。
 
        但當時間愈來愈接近,我卻愈來愈徬徨。我開啟了新港部落格,看了所有同工的每週文章,愈看愈害怕自己沒有能力達成新港的期待。心裡想著,這已經是方案第四年了,也到了第三位同工了,今年還有一位新港出身的幹事,而我沒有熱情的個性、沒有很會司琴的雙手、沒有記性的頭腦,沒有很多陪伴孩子的經驗、沒有教過主日學…等等,那對教會來說我有存在的必要嗎?後來牧師邀請我一起去澳門短宣,雖然口裡答應了,但面對一個陌生的團隊與服事,心裡其實很緊張,還記得第一次與澳宣同工見面時,還說了怕自己是個拖酒瓶。即使之前經歷了神的帶領,但在面對自己的軟弱的時候,還是覺得徬徨無助,常常會跟上帝說:「為什麼要讓我走一條我最不會的道路。」來到新港後,對於被排到禮拜司琴感到戒慎恐懼,許久未彈的雙手早已僵硬、對於看譜的熟悉早已失去,曾經在舞台上彈不出來的經驗又席捲而來,有天晚上,我走到禮拜堂,坐在椅子上好久好久,最後跟上帝說:「只有交給祢了」。隔十幾年後第一次開始練琴,曾經我以為再也不會碰鋼琴,現在卻能用它來服事上帝。從徬徨到交托,每一步都有上帝的帶領。
 
        原來,這是上帝一直要我學習的功課,如何拋下手中安全感的杖,全然的仰望祂的帶領。我一直以為來到這裡是要想辦法貢獻些什麼,以致於對自己的價值有所懷疑。我一直以為來到這裡是要把握時間多學習些什麼能力,以致於我用事工的角度在看待這裡。感謝上帝的帶領,讓我能在一個充滿愛和包容的地方重新出發。雖然鋼琴我只能練簡單的歌還會彈錯、雖然領唱時對聖詩並不是很熟悉、雖然家庭禮拜時的分享有時不知道在說什麼、雖然台語依然不是很輪轉、雖然有時還是會把人名和長像對錯,但弟兄姐妹的愛是我很大的力量,每一個微笑、每一句關心問候、每一個熱情的擁抱、每一個專注的眼神,讓我知道我是被接納的,即便不完美,我還是你們的家人,上帝還是喜悅的。
 
        如果沒有來到成功,我就不會深刻的認識這塊土地與生活在這裡熱情的人們,我就無法親身感受到小地方遇到的無奈比我原本想的多更多。如果沒有來到新港,我就不會重新面對許多原本抗拒的事情,我就不會經歷弟兄姐妹的陪伴與祂同在的美好。如果沒有經歷不斷被雕塑的過程,我就不會看見更多自己的缺乏與上帝豐盛的恩典。或許成功是個徧遠的小鎮,或許這裡的人們常常對自己沒有信心。但這半年的時間,我經歷了上帝是如何帶領著新港教會往前行,我看見了弟兄姐妹因著與神同行的改變,成就了許多我們以前看為不可能的事。也因著這裡,讓我重新面對上帝的呼召,因為你們的陪伴,讓我更有勇氣繼續往前走。在這裡的生活,處處都可以看到恩典的記號。
  

結論
        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摩西,上帝不斷地把不同的呼召放在我們的面前。或許我們總認為呼召是件很大的事情,是成為牧者、教會的長執,或是團契的幹部。但呼召同時也是每一個簡單的邀請,是參與聚會、為別人禱告,甚至是陪伴弟兄姐妹。但即便上帝已經在我們眼前行了許多大事,我們也常常像摩西一般的推辭,我們覺得自己能力不足,我們覺得別人比較厲害。我們口裡承認上帝的大能,述說著自己的軟弱,但心裡卻還是緊緊抓著那象徵安全感的手杖。我們每一個人都是上帝所愛的孩子,我們本身的價值超過所有能力的總合。祂使用一個人,不是看我們能不能,而是肯不肯。我們常常有這個疑惑,上帝是否有站在我身邊呢?但我們也要常常問自己,我們是否願意站在祂的身邊依靠祂呢?當我們拋下了手杖,重新拾起上帝所賜的牧杖時,我們不是孤軍奮戰,而是與祂同行,倚靠的不是我們自己,而是神的大能。當下個呼召來臨的時候,我們是否能有勇氣回應上帝:「我在這裡,請差遣我。」或許我們常覺得自己是軟弱的、能力不足,但當上帝的呼召臨到我們身上的時候,相信祂的帶領,在我們的不完全中,將真實的自己全然擺上,經歷祂陪伴的完全。當我們有基督的愛在我們裡面,就不會感到徬徨;當我們有基督牽著我們的手同行,就不會覺得孤單;當我們將自己全然交托在上帝手中,就如同加拉太書二章二十節所說:「如今活著的不再是我,而是主耶穌基督在我裡面活著。」勇敢回應上帝的呼召,祂會供應一切的需要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